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邵陽人物 > 歷數風流 >

《清史稿》中的鄒漢勛

來源:民盟邵陽市委撰稿:歐陽恩濤時間:2019-04-30點擊:

  鄒漢勛(1805—1853),字叔績,號績父,又號叔子,今湖南省隆回縣羅洪鎮人,咸豐舉人、以博學名,咸豐三年(1853)任知縣、軍務參贊,是年秋遷直隸州同知。雖置身軍政,但一生志在學術研究,五經、地理、音韻、小學、金石、字畫,無所不研、靡所不究。最長于歷史地理學,考核周詳而且造詣甚高,著述宏富,是清代經學、史學、音韻學名家,更是聲名遠揚的中國近代輿地學奠基人。為此,鄒漢勛被列入《清史稿•儒林》中,排在列傳二百六十九。現筆者將全文摘錄如下:
 
  鄒漢勛,字叔績,新化人。父文蘇,歲貢生,以古學教授鄉里,辟學舍曰古經堂,與諸生肄士禮其中。其考據典物,力尊漢學,而談心性則宗朱子。漢勛通左氏義,佐伯兄漢紀撰《左氏地圖說》,又佐仲兄漢潢撰《群經百物譜》。年十八九,撰《六國春秋》。于天文推步、方輿沿革、六書九數,靡不研究。同縣鄧顯鶴深異之,與修《寶慶府志》。又至黔中修貴陽、大定、興義、安順諸郡志。咸豐元年,舉于鄉。訪魏源于高郵,同撰《堯典釋天》一卷。
  會粵賊陷江寧,漢勛以援、堵、守三策上書曾國藩,謂不援江西、堵廣西,湖南亦不能守。國藩用其言,命偕江忠淑率楚勇千人援南昌,圍解,敘勞以知縣用。既,從江忠源于廬州,守大西門,賊為隧道三攻之,城坍數丈,賊將登陴,漢勛堅卻之。堅守三十七日,地雷復發,城陷。漢勛坐城樓上,命酒自酌,持劍大呼殺賊。賊至,與格斗,手刃數人,力竭死之,年四十九,贈道銜。
  所著《讀書偶識》三十六卷,自言破前人之訓故,必求唐以前之訓故方敢用;違箋傳之事證,必求漢以前之事證方敢從。以漢人去古未遠,諸經注皆有師承,故推闡漢學,不遺余力。尤深音韻之學,初著《廣韻表》十卷,晚為《五經論》,說尤精粹,時以江、戴目之。生平于《易》《詩》《禮》《春秋》《論語》《說文》《水經》皆有撰述,凡二十余種,合二百余卷。同治二年,土匪焚其居,熸滅。今存者《讀書偶識》僅八卷,《五均論》二卷,《顓頊歷考》二卷,《敩藝齋文》三卷,《詩》一卷,《紅崖石刻釋文》一卷,《南高平物產記》二卷。

 
  《清史稿》是中華民國初年由北洋政府設館編修的記載清朝歷史的正史——“清史”的未定稿,它以紀傳為中心,記1616—1912年滿清296年的歷史。編修工作從1914—1927年歷時14年完成,主編趙爾巽見全稿已初步成形,擔心時局多變及自己時日無多,遂決定以《清史稿》之名刊印出版,作為史稿公之于世,明示其“乃大輅椎輪之先導,并非視為成書也。”由于印書匆促,以致存在一些錯誤和缺點;盡管如此,但其史料價值不可忽視,仍是研究清史的重要參考資料。故有出版社將其與《二十四史》合并出版,稱為《二十五史》。雖然在《清史稿》中記錄鄒漢勛只有六百余字,但筆者認為這短短的六百余字客觀全面的記錄了鄒漢勛家庭、經歷、成就和其歷史地位,是研究鄒漢勛的重要參考資料。
 
  鄒漢勛,嘉慶十年(1805)生于今隆回縣羅洪鎮羅洪村一個書香世家,父親鄒文蘇是嘉慶十六年歲貢生,長于經學、教授家塾,常將竹篾作為渾天儀教學生。母親吳珊瑚為新化縣名宿吳蘭柴季女,吳蘭柴精于輿地,吳珊瑚從小親聆父教,跟隨父親編校《地理今釋》,得知曉天下輿地沿革。鄒文蘇、吳珊瑚夫婦生六個兒子,吳珊瑚在孩子們童年的時候就聚灰為盆,教孩子們畫《禹貢》山川圖形、口授九州形勢。后來,六子均精于輿地之學,并各有著述,時人稱鄒文蘇及其六子為“鄒氏七君子”,其中尤以第三子鄒漢勛為最。
  道光十一年(1831)鄒文蘇去世后,鄒漢勛便蟄居家鄉高平山中,專心讀書。鄉居苦書少,嘗詣郡學觀書、賣田購書,至于家境貧寒而不顧,自是開始撰寫《讀書偶識》36卷,自言“破前人之訓詁,必求唐前之訓詁方敢用;違箋傳之事證,必求漢前之事證方敢從”。道光十七年,鄒漢勛32歲補府學弟子員,后肄業于長沙城南書院,師從賀熙齡、丁取忠等名儒,從習算學和歷法。性情酷好苦學,以至衣履垢敝、不加修飾。
  道光十九年,鄒漢勛應同鄉舉人鄧顯鶴之約,前往寧鄉學舍參與校刊《船山遺書》,據同治《新化縣志•鄧顯鶴》記載:“衡陽王夫之而農(筆者注:王夫之字而農),明季舉人,以文學志于時者也。世遠年邈,邦人至是少知其姓名,遺書五十余卷,亦且就淹,顯鶴得三十八種于其六世孫承佺家,亟為精審受梓,囑同邑鄒漢勛司校讎。閱二年,次第刊成”。《船山遺書》共五十一部三百余卷,均錄其序跋,附以按語,鄒漢勛從此聲名遠播 。道光二十五年,鄒漢勛來到邵陽協助鄧顯鶴編纂《寶慶府志》和《新化府志》,所論述為多。不久,寶慶知府黃宅中調往貴陽任知府,把鄒漢勛也招往貴陽。在貴州期間,鄒漢勛先后纂修《貴陽府志》112卷、《大定府志》60卷、《興義府志》24卷、《安順府志》50卷,其中形勢說、循吏傳,皆洞悉中日戰爭后情事。羅繞典、胡林翼其時正在貴州作官,與鄒漢勛深相契合。當時,鄒漢勛有西南方志大家之稱,后來梁啟超在《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中稱鄒漢勛所修的四部志書為清代名志。
咸豐元年(1851)鄒漢勛46歲時在鄉試考中舉人;咸豐二年鄒漢勛北上赴禮部應試,不第,歸途訪同鄉好友魏源于江蘇高郵,互相拿出各自的著作來商議,與魏源共同撰寫《堯典釋天》一卷,并為魏源的著作繪制《唐虞天象總圖》《璇璣內外之圖》《玉衡三建》諸圖。咸豐三年三月,太平天國定都南京,時任高郵知州的魏源以鄒漢勛“無守土之責”,為免遭不測促其回鄉,并將其所著《遼史稿》未定稿托鄒漢勛帶回家鄉珍藏。據鄒代過《元史新編跋》謂:“咸豐初,先從祖叔績先生,禮闈報罷,南還過高郵,默深(筆者注:魏源字默深)先生出《遼史稿》于州署,與之參訂。適粵賊(筆者注:指太平軍)警至,邃以稿相囑而別”。鄒漢勛死后,魏源將《元史新編》付還鄒家,在新化三味書局出版。
  咸豐三年(1853),鄒漢勛回長沙,聞其弟鄒漢章隨江忠源軍被太平天國圍于南昌,鄒漢勛就率軍赴援解南昌之圍。南昌解圍后,鄒漢勛因軍功升知縣,留軍參贊軍務。十一月,置身軍政者不足一年,就升遷為直隸同知。咸豐四年一月,太平軍攻克廬州,鄒漢勛跟隨江忠源堅守廬州,不幸的是鄒漢勛被太平軍擊殺于廬州(筆者注:即今合肥)西門,年四十八歲。鄒漢勛遇難后,咸豐帝賜挽聯云:“叔績已死,天下無能為矣;寡人雖生,國家有所拯乎?”曾國藩挽聯云:“聞叔績不在,風云變色;與忠源同死,日月爭光。”左宗棠撰寫的《鄒叔績墓田記》存國史館,其中有“讀書好為深思,講習考訂之益,心精一縷,獨追古初,湖外學習者,未能或之先也”等等。
  鄒漢勛的一生雖然短暫,但他的學術造詣卻已達到了一個至高的境界。鄒漢勛精通輿地學、經學、音韻學以及天文、歷法,其中以輿地學成就最高。鄒漢勛從小跟隨父母學習輿地,10歲時即知冠府輪輿古制及九州形勢;16歲幫助其兄鄒漢紀編著《春秋左氏地圖說》;18歲自編《六國春秋》,對輿地學更有系統創見。道光初年,繪圖古法失傳,而西方地圖經緯繪法尚未傳入,鄒漢勛能別出心裁獨創中國式的地圖圖例繪法,被當時“推為絕作”。所著《寶慶疆理圖說》系統地論述地圖基本測繪方法,明確提出繪圖應“明分率、分準望、定中宮、測日點”等基本原理;他還創造了地圖山那個各種標志,如山用“疊人”、水用“雙線”、道路用“疊點”、分界用“單線”等等。鄒漢勛的地理學思想受西方地圓學說的影響,是以地圓學為基礎的。他在《極高偏度說》中提出了以影定經緯的基本概念;他在《讀書偶識》中說:“天體是圓的,地體也是圓的,地體是天體的中心。”他還在前人研究輿地學理論的基礎上全面闡述了從西晉裴秀以來不斷完善的“六法”理論市科學方法,被譽為中國近代輿地學的奠基人。他在《寶慶疆地圖說》中提出的以經緯測繪地圖的理論和方法,是繼承了中國傳統輿地學的精華并通過實踐總結出來的經驗,開始了由中國傳統輿地學到中國近代輿地學的轉變,為中國近代輿地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鄒漢勛的一生致力于輿地學研究,注重古為今用、創新發展,并通過實地調查以補古之不足,如主張“知古期以用于今,知今期以稽于古。”他在《貴州古城地圖記敘》中說:今與古不相通的很多,如官吏、氏族、法制、典章、州郡、地名都有變易。因此,他常常爬山涉水深入調查。他在《紅崖碑釋文》一書中提出了“鬼方即羌”、“今青海藏地喀木及滇蜀之西微,皆商之鬼方”的論點,以及殷伐鬼矛自荊楚深入黔滇的推論,具有很高的研究參考價值。后來,他的長孫鄒代鈞繼承和發展家傳的輿地之學,精心研究西方輿地學研制成測繪地圖專用的中國輿地尺,從此我國繪制地圖才有了標準尺寸。光緒二十二年(1896)在武昌首創中國最早的地理學會——武昌輿地學會,且任《欽定書經圖說》纂修兼校對官,用新法編繪《中外全圖》千余幅,自此,“鄒氏輿地學遂屹然為天下中”。
  鄒漢勛在學術上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他當時被林尊稱為“古之鄭賈,今之江戴”,與當時馳名京都的魏源、何紹基被稱為“湘中三杰”;后人又將他與魏源、何紹基、楊性農、楊子卿、劉霞山譽為“湖南六名士”;當時有“記不全,問魏源;記不清,問漢勛”的口譽;當其在郡學借覽群書時,“手錄口誦,于天文推步、方輿沿革、六書九數之屬,靡不研究”。此后,對輿地、音韻、經學均造詣甚深、著述宏富。鄒漢勛一生著書豐富,計有32種468卷。他的著述除貴州四志外,尚有《讀書偶識》36卷、《易象隱義》2卷、《卦象推廣》1卷、《雜卦圖說》1卷、《帝系詁》1卷、《夏小正義疏》1卷、《春秋后梁傳釋例》14卷、《論語人名例》1卷、《說文諧聲譜》16卷、《廣韻表》10卷、《五音表》10卷、《五均論》2卷、《六國春秋》24卷、《新六國表》1卷、《貴州沿革表》20卷、《水經移注》2卷、《南高平物產記》2卷、《顓頊歷考》2卷、《敩藝齋文》3卷、《學藝齋文集》36卷、《學藝齋詩詞》16卷、《詩序去害釋滯發微》4卷等等。同時,鄒漢勛的文賦詩詞在當時也頗負盛名,他的詩被選入徐世昌編的《晚清簃詩鈔》、他的詞被選入葉恭綽編的《全清詞鈔》、他的文賦被選入《昭陵賦鈔》等等。鄒漢勛死后不久,攸縣龍皞臣、會稽趙惟叔便四處收集其殘稿,在南昌刊印了《鄒叔子遺書五種》,后其孫鄒沅帆搜集家傳遺稿,增編委七種傳于世,左宗棠為其作序,2011年該書被列入湖湘文庫并由岳麓書社出版了《鄒叔子遺書七種》。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其所著的《南高平物產記》被列入岳麓書社“風土叢書”出版。
 
(編輯曾振華)
澳洲幸运快乐8计划 隆安县| 芜湖市| 信丰县| 永兴县| 闽清县| 勐海县| 郸城县| 南岸区| 张家港市| 如东县| 抚州市| 舟曲县| 阿拉善右旗| 于田县| 分宜县| 漾濞| 阿拉善左旗| 丹寨县| 咸阳市| 石家庄市| 太仆寺旗| 阿克陶县| 南丰县| 竹北市| 肥城市| 鸡西市| 绥中县| 四川省| 元氏县| 象州县| 灵石县| 富川| 百色市| 曲水县| 维西| 藁城市| 秦皇岛市| 公安县| 工布江达县| 元氏县| 萍乡市| 婺源县| 宜川县| 香格里拉县| 隆安县| 旬邑县| 古田县| 旌德县| 东阿县| 林甸县| 赤壁市| 桦川县| 灵武市| 杭州市| 交城县| 普兰店市| 江油市| 龙游县| 南投县| 夹江县| 崇文区| 尉氏县| 中宁县| 车险| 五家渠市| 榆树市| 西贡区| 灵台县| 永康市| 博乐市| 西乌| 汤原县| 孝昌县| 特克斯县| 聂拉木县| 漾濞| 于都县| 贵港市| 光山县| 达日县| 绥宁县| 云安县| 孝昌县| 百色市| 彝良县| 大英县| 锡林郭勒盟| 邯郸市| 外汇| 无棣县| 阿克苏市| 龙门县| 资源县| 平顶山市| 泾阳县| 华池县| 鸡东县| 阳城县| 江西省| 冷水江市| 建德市| 南昌县| 江西省| 沽源县| 镇平县| 靖江市| 安岳县| 靖西县| 车致| 奉节县| 景泰县| 九寨沟县| 介休市| 延庆县| 西丰县| 罗甸县| 临夏市| 南涧| 丹巴县| 海盐县| 黄骅市| 广昌县| 丰都县| 长垣县| 遵义县| 黄龙县| 桐乡市| 漠河县| 芜湖市| 伊川县| 泸溪县| 青浦区| 平遥县| 时尚| 盘锦市| 南木林县| 筠连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