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人文邵陽 > 文化交流 >

曹雪芹原百回本《紅樓夢》是如此考古復原的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唐國明時間:2018-06-10點擊:

  一、版本來源
  首先要說明的是,我們現在讀到的《紅樓夢》已經不再是曹雪芹寫真正的《紅樓夢》原版。我們讀到的《紅樓夢》就是說前80回,也是一代又一代學人用其民間發現的零零散散的抄錄本匯校而成。就是程高本120回《紅樓夢》前80回也是從民間搜羅到抄錄本匯校而成的。而各個時期的抄錄本中有漏字漏句,有的在這個本子上有半句,有的在那個本子上有半句,甚至把語句抄錄顛倒的其他各種現象。所以學者們都按照自己的學問與修養造詣選取。使得各種匯校的本子,雖然整體內容上沒有什么大的差別,但語句字詞上卻時有出錯甚至有不妥之處,我在研讀中發現這個問題之后,因此本書前八十回是以俞平伯先生校對的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年5月出版的《紅樓夢》前八十回、河南鄭州2004年9月海燕出版社第1版周汝昌先生用所有脂批本匯校的八十回《紅樓夢》與2003年4月作家出版社第1版鄭慶山先生校訂的《脂本匯校石頭記》八十回為主校本,以考古復原的方式相互匯校而成,再與200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第3版《紅樓夢》互校一次成文后,加上我在程高本后四十回基礎上去偽存真考古修補復原的八十回后的二十回《紅樓夢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復原:第81至100回》,而合成了這個前后語言風格統一、脈絡貫通,回歸于曹雪芹原意原筆的百回版本。
 
  二、改動之處
  值得一提的是:
  1、此書“凡例”為甲戌本所獨有,然被諸本所刪,僅從“此書開卷第一回也” 到“此回中凡用‘夢’用‘幻’等字,是提醒閱者眼目。亦是此書立意之本旨”大段文字被并入第一回,陳毓羆最早提出:這是脂批,正文應是從:“列位看官”始,從這段文字內容和行文特點看,這個結論可信。但考慮到其內容主要是起著楔子的作用,再聯系上下文,使其“凡例”意思通暢,故做特殊處理。因此特將其中一句:
  此書開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歷過一番夢幻之后,而借‘通靈’之說,故將真事隱去,而撰此《石頭記》一書也,故曰‘甄士隱夢幻識通靈’。”
改為:
  作者自云:“因曾歷過一番夢幻之后,而借‘通靈’之說,故將真事隱去,而撰此《石頭記》一書也,此書開卷第一回故曰‘甄士隱夢幻識通靈’。”而“此回中凡用‘夢’用‘幻’等字,是提醒閱者眼目。亦是此書立意之本旨”句中,特將“此回”改為“第一回”。至于我改動得妥不妥當,大家閱后就知。
  2、此書對于“茗煙”與“焙茗”這兩個本屬于寶玉一個小童的名字問題上,程高本在二十四回中有這樣一段交代——
  只見茗煙在那里掏小雀兒呢。賈蕓在他身后,把腳一跺,道:“茗煙小猴兒又淘氣了!”茗煙回頭,見是賈蕓,便笑道:“何苦二爺唬我們這么一跳。”因又笑說:“我不叫‘茗煙’了,我們寶二爺嫌‘煙’字不好,改了叫‘焙茗’了。二爺明兒只叫我焙茗罷。”賈蕓點頭笑著同進書房,便坐下問:“寶二爺下來了沒有?”
而脂本的一段卻是——
  只見焙茗、鋤藥兩個小廝下象棋,為奪“車”正拌嘴,還有引泉、掃花、挑云、伴鶴四五個,又在房檐上掏小雀兒玩。賈蕓進入院內,把腳一跺,說道:“猴頭們淘氣,我來了。”眾小廝看見賈蕓進來,都才散了。賈蕓進入房內,便坐在椅子上問:“寶二爺沒下來?”
脂本三十九回后又用“茗煙”。程高本則此后一直作“焙茗”,直至一百二十回。但蒙府本則一直用“茗煙”未改。本版本為了使“茗煙”過度到“焙茗”更為合理,結合程高本與脂本將此處改為:
  只見茗煙,鋤藥兩個小廝下象棋,為奪“車”正拌嘴,還有引泉、掃花、挑云、伴鶴四五個,又在房檐上掏小雀兒頑。賈蕓進入院內,在他們身后,把腳一跺,說道:“茗煙,小猴兒又淘氣了!我來了。”茗煙回頭,見是賈蕓,便笑道:“何苦二爺唬我們這么一跳。”因又笑說:“我不叫‘茗煙’了,我們寶二爺嫌‘煙’字不好,改了叫‘焙茗’了。二爺明兒只叫我焙茗罷。”眾小廝看見賈蕓進來,都才散了。賈蕓點頭笑著與焙茗同進入書房內,便坐在椅子上問:“寶二爺沒下來?”
這樣從二十四回后“茗煙”一律改用“焙茗”,我覺得這既合創作規律,也是保持了曹雪芹最終定稿的原意。
  3、關于回目第七回鄭慶山先生校訂的《脂本匯校石頭記》八十回為主校本校對的本子用《送宮花周瑞嘆英蓮 談肄業秦鐘結寶玉》為題;200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第3版的通行本《紅樓夢》用《送宮花賈璉戲熙鳳 宴寧府寶玉會秦鐘》為題,我覺得兩者雖有來處,結合第七回內容卻各有不妥之處,我覺得各取一句更為恰切,便將第七回更名為《送宮花周瑞嘆英蓮 宴寧府寶玉會秦鐘》;第八回鄭慶山先生取《薛寶釵小恙梨香院 賈寶玉大醉絳蕓軒》為題,我通讀第八回覺得改為《薛寶釵小恙梨香院 賈寶玉大鬧絳蕓軒》更妥,所以將第七、八回改了過來。
因此特在此處一提。至于好與不好,還望讀者提出寶貴意見。

  三、匯校曹文考古復原例舉
  我從14歲到37歲,23年閱讀《紅樓夢》的過程中,從《紅樓夢》程高本后40回中發現埋藏在其中《紅樓夢》八十回后的曹文后,不斷確認,不斷從里面找出曹雪芹所有可能寫的情節的點與段落、語句,如同尋找一個被人分尸后的尸骨,將找到的點點滴滴曹文骨肉組織起來,然后以考古復原的方式復活出了傳說中遺失民間或傳說被皇帝所毀、眾家所猜、脂批所示的《紅樓夢》八十回后的曹文二十回,自然地契合了脂批中多次提到的百回大文《紅樓夢》的回數,名為《紅樓夢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復原:第81至100回》。在仍以考古復原方式復活《紅樓夢》第67回曹文的基礎上,與對前79回的再次校對上,不斷完善到如今,自然成就了“《紅樓夢》不再是殘書”的夢想。下面對匯校曹文考古復原進行分類例舉與說明:
  1、《紅樓夢》前80回
  對于《紅樓夢》前80回,是通讀了很多名家匯校的版本,然后將這些版本進行一句一句的比對,在比對過程中,發現了很多奇怪的現象,在此偶舉幾例:
  ……
  比如一句話,在這個版本中是“哄人之目”,在另版本中卻成了“供人之目”,在選擇之時必須聯系這句話的上下文,根據其意思,才能選擇出最準確的最好的,這話最準確恰當的是“哄人之目”,因為作者在上下文中交代清楚了,他寫的這些女子,都是他親聞親見的,不是胡思亂想虛構“哄人之目”的。
  還有這本上是“竟不知投奔何方何舍”,那一本卻是“竟不知投奔何方何舍去了”。聯系上下文,當然是后一句更好更恰當。還有的一本是:“乳名英蓮”,另一本是“乳名喚作英蓮”,這兩句從文學的角度思考,與當時文言語境下的白話文去考量,自然是“乳名英蓮”更恰。
  更有的是,這本是“士隱便笑一聲‘走罷’”,另一本是“士隱便說一聲‘走罷’”,這兩句話,前一句表達出士隱了卻紅塵隨道人去的高興心態“笑一聲”,后一句卻沒有表達出士隱的心情“說一聲”,要讓這句話根據前后語境表達得更準確,卻要把兩句話中的“笑”“說”合在一塊,使這句話成為“士隱便笑說一聲‘走罷’”,才更恰切。
  另外,一本是“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從此空空道人遂易名為‘情僧’……”而另一本則為“從此空空道人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為‘情僧’……” 這兩句話你用那一句都可以,沒什么區別。
  又如這本是“將來之東床何如呢”,另一本則是“將來之東床如何呢”,一個“何如”,一個“如何”,你真難以看出有什么區別,但仔細辨別,在一整句話里“只看這一小輩的,將來之東床何如(如何)呢”,從字面意思你是無從領會的,只是從前后語句的氣韻連貫上,用“何如”才更恰切。
  又有一本是“這薛公子學名薛蟠,字表文龍,五歲上就性情奢侈,言語傲慢。雖也上過學,不過略識幾字,終日惟有斗雞走馬,游山頑水而已。雖是皇商,一應經濟世事全然不知……”另一本為“這薛公子學名薛蟠,字表文龍,今年方十有五歲,性情奢侈,言語傲慢。雖也上過學,不過略識幾字,終日惟有斗雞走馬,游山頑水而已。雖是皇商,一應經濟世事全然不知……”一句里是“五歲上就性情奢侈”,一句里是“今年方十有五歲,性情奢侈……”用那一句,一般會選擇用“今年方十有五歲,性情奢侈……”因為這一句作者交代了當時薛蟠的年齡。但聯系上下文看,“五歲上……”“今年方十有五歲……”兩句應該保留,但該怎樣保留才更恰,更合作者想表達的意思,上下文念幾篇,此句話應為“這薛公子學名薛蟠,字表文龍,五歲上就性情奢侈,言語傲慢。雖也上過學,不過略識幾字,終日惟有斗雞走馬,游山頑水而已。今年方十有五歲,雖是皇商,一應經濟世事全然不知……”才更貼人物性格與故事情節。
  另有“因為馮紫英我們好”這樣的話,抄本上本本都是,但這句話卻不管從什么角度去看都是不通的,聯系上下文,是因為秦可卿病了,馮紫英推薦個醫生來看完病后,因此賈珍說出這句話,這句話應改為“因馮紫英為我們好”,才恰切。但有的匯校本改為“因為馮紫英為我們好”或“因為馮紫英與我們相好”。以上舉的案例,在《紅樓夢》前80回的各種匯校本里比比皆是,造成這種原因,是因為個匯校名家及團隊手里的資料,都是民間發現的抄錄本,包括高鶚程偉元匯校時也是如此,都沒有能讀到曹雪芹《紅樓夢》的原本了。抄錄時丟詞落句,抄得顛倒,把“因馮紫英為我們好”抄成“因為馮紫英我們好”,后面的匯校者照搬下來,就成了這樣。
  還有,一本是“林黛玉還要往下寫時,怎奈兩塊帕子都寫滿了,方擱下筆,覺得渾身火熱,面上作燒……”另一本為“林黛玉還要往下寫時,覺得渾身火熱,面上作燒……”卻比上一本少了一句“怎奈兩塊帕子都寫滿了,方擱下筆,”聯系上下文,當時寶玉挨了打,怕黛玉過度傷心流淚,所以打發晴雯送了兩塊平時曾遞給黛玉擦淚的舊手帕給黛玉,黛玉一看明白了寶玉的心思,一時激動便提筆在手帕上寫詩,所以選用“林黛玉還要往下寫時,怎奈兩塊帕子都寫滿了,方擱下筆,覺得渾身火熱,面上作燒……”才恰當。
  還有,一本是“見他的手帕子,上面猶有淚漬,又拿至臉盆中洗了晾上。”一本是“見他的手帕子忘去,上面猶有淚漬,又拿至臉盆中洗了晾上。”聯系上下文,是平兒因在王熙鳳生日遇到賈璉與鮑二家做不才之事時,而受了冤屈,到寶玉房里換衣整妝,走后,寶玉“復起身,又見方才的衣裳上噴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疊好;”所以后面緊接著就有了上兩句的表述,聯系前后文,后一句更好,只是表述上在抄寫時丟了一個“拿”字,緊接其后的應是:“見他的手帕子忘拿去,上面猶有淚漬,又拿至臉盆中洗了晾上。”
  ……
  2、《紅樓夢》程高本后四十回
  至于我是怎樣從《紅樓夢》程高本后四十回以考古修補復原的方式復活曹文的,看看下面舉的復活程高本《紅樓夢》第81回第一段的例子就知:
  (1)、在程高本原文第81回第一段以考古修補復原方式復活曹文過程的展示:
  注意:下文“<>”內的是刪除的字句,“()”內的是還原的字句,“【】”內的是還原式添加的字句。

  且說迎春歸去之后,邢夫人象沒有這事,倒是王夫人撫養了一場,<卻甚實傷感,在房中自己嘆息了一回。>(正在房中嘆息。)<只>見寶玉走來,<看見王夫人>臉上似有淚痕,也不敢坐,只在旁邊站著。【待】王夫人叫他坐下,寶玉才捱上炕來,就在王夫人身旁坐了。王夫人見他呆呆的瞅著,似有欲言不言的光景,便道:“你又為什么這樣呆呆的?”寶玉道:“<并不為什么,只是昨兒聽見>二姐姐這種光景,<我實在替他受不得。雖不敢告訴老太太,卻這兩夜只是睡不著。我想咱們這樣人家的姑娘,那里受得這樣的委屈。況且二姐姐是個最懦弱的人,向來不會和人拌嘴,偏偏兒的遇見這樣沒人心的東西,竟一點兒不知道女人的苦處。”說著,幾乎滴下淚來。王夫人道:“這也是沒法兒的事。俗語說的,‘嫁出去的女孩兒潑出去的水’,叫我能怎么樣呢。”寶玉道:“我昨兒夜里倒想了一個主意:>咱們索性回明了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來,還叫他紫菱洲住著,仍舊我們姐妹弟兄們一塊兒吃,一塊兒頑,省得受孫家<那混帳行子>的氣。等他來接,咱們硬不叫他【回】去。由他接一百回,咱們留一百回,只說是老太太的主意。這<個>豈不好<呢>!”王夫人聽了,又好笑,又好惱,說道:“你又發了呆氣了,混說<的是什么>(胡道)!大凡做了女孩兒,終久是要出門子<的>,嫁到人家去,<娘家那里顧得,也只好看他自己的命運,碰得好就好,碰得不好也就沒法兒。你難道沒聽見人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那里個個都像你大姐姐做娘娘呢。況且你二姐姐是新媳婦,孫姑爺也還是年輕的人,各人有各人的脾氣,新來乍到,自然要有些扭別的。過幾年大家摸著脾氣兒,生兒長女以后,那就好了。>你斷斷不許在老太太跟前說起半個字,我知道了是不依你的。<快去干你的去罷,不要在這里混說。>(快回園看你的書去,不要再在這里為你二姐姐的事瞎耽誤工夫,仔細老爺又問你書。)”說得寶玉<也>不敢作聲,坐了一回,無精打彩的出來<了>。憋著一肚子悶氣,無處可泄,走到園中,【便】一徑往瀟湘館來。
  (2)、從程高本原文第81回第一段復活出來的曹文正文:
  且說迎春歸去之后,邢夫人象沒有這事,倒是王夫人撫養了一場,正在房中嘆息,見寶玉走來,臉上似有淚痕,也不敢坐,只在旁邊站著。待王夫人叫他坐下,寶玉才捱上炕來,就在王夫人身旁坐了。王夫人見他呆呆的瞅著,似有欲言不言的光景,便道:“你又為什么這樣呆呆的?”寶玉道:“二姐姐這種光景,咱們索性回明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來,還叫他紫菱洲住著,仍舊我們姐妹弟兄們一塊兒吃,一塊兒頑,省得受孫家的氣。等他來接,咱們硬不叫他回去。由他接一百回,咱們留一百回,只說是老太太的主意。這豈不好!”王夫人聽了,又好笑,又好惱,說道:“你又發了呆氣了,混說胡道,大凡做了女孩兒,終久是要出門子嫁到人家去,你斷斷不許在老太太跟前說起半個字,我知道了是不依你的。快回園看你的書去,不要再在這里為你二姐姐的事瞎耽誤工夫,仔細老爺又問你書。”嚇得寶玉不敢再作聲,坐了一回,無精打彩的出來。憋著一肚子悶氣,無處可泄,走到園中,便一徑往瀟湘館來。
  3、《紅樓夢》第67回
  據幾代《紅樓夢》學者考證,《紅樓夢》現有各種版本之間存在內容很大的差異,總的說來,各種版本在內容上出現的異文,都未超過一頁稿紙。然而第67回則顯著不同,目前可以查閱的10種抄本和印本中,在內容上分屬于兩種類型:一種是異文的篇幅不超過半頁紙;另外一種不僅章回的題目不同,而且整個章回的大部分內容完全不一樣,屬于毫不相干的兩種寫法。第67回就是這種特異的章回。一種稿約一萬多字,可稱為繁稿,存于甲辰、戚序、列藏本中,文字略有差異;另一稿約七千多字,可稱為簡稿,存于程甲、程乙、夢稿、蒙府、已卯本(后補入)中。而據馮其庸先生在《論庚辰本》文中說六十四、六十七兩回書重出,一種可能是曹雪芹的“原稿”失而復出;另一種可能是另有一位高手把它續補上了。有些紅學者的看法是,在曹雪芹的原著中并不缺這兩回書,但在原著傳出后不久,人們在傳抄中丟失殘損了兩回書,后來第六十四回又重新出現了,因而得以進入已卯、庚辰本以外的各抄本。但第六十七回也許是出現而殘損得只剩片言只語,不能刊用,造成所有傳抄本都缺原稿。是脂硯齋為出書的需要而在其剩存的片言只語中得其大致脈絡補作了第六十七回,后來又有人見其文章拙劣之處,才又加以精心改造,因而才形成了現存的文本狀況。
  而據我從67回文本的繁稿與簡稿本身出發,讓我更相信他們是在曹雪芹的殘稿上進行修補,但是他們卻違背了曹雪芹詞語的習慣用法,主要是字句上真有點離曹雪芹相差千里之感。高明的讀者一看就知。還有的在內容上相較前后文有矛盾的地方。我在修補還原的過程中以繁稿為主,以簡稿為輔,一一以古董式的還原法,按曹雪芹的寫作用詞習慣重生還原式的修補了一遍。至于怎樣,相信高明讀者的眼光。
 
  四、百回理由
  在蒙府本第二回脂批中有:“以百回之大文……”的話;在蒙府本第三回脂批中有:“后百十回黛玉之淚……”在庚辰本第二十五回脂本眉批中有:“通靈玉除邪,全部百回只此一見,何得再言?僧道蹤跡虛實,幻筆幻想,寫幻人于幻文也。”的話;在庚辰本第四十二回回前脂批中有:“今書至三十八回時,已過三分之一馀。”的話。在同一蒙府本的脂批中前后矛盾,一說百回,一說百十回,庚辰本脂批前后倒不矛盾,雖庚辰本、戚序本、蒙府本二十一回前批有“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見后三十回猶不見此之妙”的話,但庚辰本明確肯定的說了“全部百回只此一見”。
  到程偉元高鄂編寫時又說是回目一百二十回。但有紅學學者認為是一百零八回左右,理由是古人習慣以“九”為數,在《紅樓夢》前五十四回是寫“盛”,后五十四回是寫“衰”。由這般推去,說是一百回更有理由,因為《紅樓夢》通篇是以寫諸芳聚散之事來彰顯盛衰的,況且《紅樓夢》整體是圍繞“三春過后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的意旨來進行的,在一至五十回已經完成了諸芳在大觀園千紫萬紅、百花齊放的聚集,從五十一回以“襲人出園回家探母,晴雯得病作引”地開始為諸芳千紅一哭、萬艷同悲地從“聚”向“散”開始伏筆。
  而最大的理由是幾乎有很多學者與讀者公認《紅樓夢》的寫作方法來自于《金瓶梅》,《金瓶梅》只有一百回。脂批中甲戌本第一十三回脂批中眉批云:“……深得《金瓶》壺奧!”在甲戌本第二十六回脂批側批有:“《水滸》文法用的恰……”的話。據專家考證最接近于《水滸傳》原本面貌的是一百回本。給《紅樓夢》是一百回更加增加了證據。
  若再增加證據,百回《西游記》更是更好的證據了,《紅樓夢》其“神”與“意”受《西游記》影響較大,其結構與語言又受《金瓶梅》影響較大,《西游記》與《金瓶梅》都是一百回,加之至目前發現的清朝小說。百回文本普遍,可以肯定曹雪芹創作的《紅樓夢》就是一百回。
 
  五、繼往開來
  回頭想想古典時代給我們留下的長城已殘破在荒山野嶺,體現園林藝術最高峰的圓明園已成為我們不忘國恥的象征,只剩下了荒草殘垣。體現古典文學最高峰的《紅樓夢》雖經過程偉元高鶚為迎合當時政治環境的需要粉碎曹雪芹文筆式的整理編修,雖得以完整流傳,仍是良莠不齊。長城、圓明園不是我個人能力所及能修復的,而《紅樓夢》我可以個人去偽存真地完成修復它的殘缺,還原它本來應該的偉大的樣子。在我心靈被一些所謂專家灌輸的程高本后40回乃高鶚所續的定義被我無情的否決后,終于復活了這本代表中國古典文學高峰《紅樓夢》在曹雪芹筆下的原貌。無意之中,以文本實證的方式在“紅學”領域開創了一門叫“考古復原曹文”的學問。不管將會受到怎樣的待遇,我相信無數喜愛《紅樓夢》讀者的眼光,更相信自己發現與所做的沒有白費光陰,我無須寫出長篇大論廢話連篇的所謂學術論證,我以作家的本分與辛勞做出的文本會替我回答一切。
  至于我把這道殘缺的“長城”復原修補得怎樣,究竟是從“聞得枯荷聽雨聲”抵達了“聞得殘荷聽雨聲”,還是從“聞得殘荷聽雨聲”抵達了“聞得枯荷聽雨聲”,讀者讀后便知。
  2010年8月15日至2018年5月29日寫于岳麓山下

(編輯曾振華)
澳洲幸运快乐8计划 团风县| 顺义区| 崇州市| 葫芦岛市| 沂源县| 精河县| 高碑店市| 远安县| 韶山市| 黄龙县| 墨玉县| 彩票| 遵义市| 独山县| 广河县| 乃东县| 河曲县| 泰和县| 广宗县| 灌阳县| 刚察县| 巴马| 都兰县| 洞头县| 临安市| 安化县| 昌图县| 施秉县| 盐边县| 西吉县| 修文县| 双城市| 元氏县| 和龙市| 凤城市| 青川县| 兴山县| 嵊州市| 九台市| 昭平县| 耒阳市| 曲阳县| 禄劝| 邮箱| 子洲县| 城市| 星子县| 榆社县| 霸州市| 巴中市| 方正县| 揭阳市| 江山市| 当涂县| 九龙县| 宜章县| 宁晋县| 新绛县| 鄂托克旗| 扎赉特旗| 萨嘎县| 定兴县| 息烽县| 汨罗市| 英吉沙县| 栾城县| 新乐市| 墨玉县| 滦平县| 文安县| 南漳县| 罗田县| 门头沟区| 都昌县| 大理市| 怀柔区| 金沙县| 宜君县| 灵璧县| 郑州市| 盐边县| 渝北区| 儋州市| 屏南县| 武汉市| 大港区| 遵化市| 得荣县| 彭阳县| 江都市| 淅川县| 正安县| 卢龙县| 长顺县| 新泰市| 临朐县| 阿拉善右旗| 珠海市| 开平市| 黄陵县| 深水埗区| 长宁县| 宁乡县| 太仓市| 阿拉善盟| 静安区| 青阳县| 长治县| 乐至县| 柘城县| 霍林郭勒市| 葫芦岛市| 荔波县| 万年县| 武邑县| 平乡县| 伊川县| 秦安县| 关岭| 嘉善县| 宣汉县| 咸宁市| 山东| 拉萨市| 应用必备| 望江县| 云阳县| 定西市| 和田市| 定陶县| 四川省| 龙川县| 岢岚县| 色达县| 溧水县| 柳河县| 六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