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民俗與非遺 >

一個老人的灘頭年畫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辦公室時間:2014-01-21點擊:

    滿頭銀發的高臘梅沿著門前濕漉漉的青石板路從巷口走到巷尾,抬頭望了望天,遲疑片刻,又小心翼翼地走回來。期間,似乎還有一聲輕輕的嘆息,或者低低的自言自語。
     每次電視臺來采訪的時候,這個78歲的老人都要被安排重復這一系列心事重重的動作,漸漸就成了她的一種習慣。2008年,老伴去世后,高娭毑再次慢悠悠地走在這條石板路上,走在電視臺的鏡頭里,就更像一個有故事的人了。
    高娭毑確實是個有故事的人。她的故事來自湖南的一種水印木版畫——灘頭年畫。
    灘頭是湖南隆回縣一個頗有名氣的古鎮。它的出名當然得歸功于灘頭年畫。年畫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昌盛于元、明、清、民國,甚至一直到改革開放之前,灘頭年畫始終遠銷海內外。據記載,鼎盛時期年產量達三千多萬張。湖南、貴州、廣東,但凡有貼門神習俗的地區,少有不知道灘頭年畫的。
     可想而知,這個并不起眼的小鎮,曾經有過怎樣的繁華與喧鬧,那些大大小小的作坊里曾經藏著多少技藝精湛的民間畫師,忙碌著多少汗流浹背的男女老幼。透過蠶繭般的薄薄年畫,我們幾乎可以窺見這個古鎮昔日殷實紅火的好日子。
    然而,現代工業文明實在太強大了,光滑皮實的印刷品很快取代了畫師眼里精益求精的藝術品。盡管,一張年畫的誕生要經歷細致入微的七次印刷七次手繪,盡管每張作品擁有獨特的純正手工土紙質地,但是,它沒辦法逃脫被取代的命運。印刷品的低價優勢以及扎實耐用的特性,精明而討巧地迎合了過日子的人們,堂而皇之地占領了各家各戶的門楣與窗欞。最終,曲高和寡的老畫師只能無奈地摘下鼻梁上的老花鏡,心情復雜地走出吱呀作響的舊閣樓。
    太多太多的作坊悄悄關起它厚重的老木門。仿佛一夜之間,車水馬龍的灘頭古鎮,漸漸歸附了平靜。現在,有關年畫的制作,對于絕大多數古鎮居民來說,已變成了一件陌生、枯燥而又遙遠的事。
     2006年6月,灘頭年畫被列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此時,小鎮上就只剩兩家作坊了,其中之一就是高臘梅作坊。這一年,政府把高臘梅夫婦定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每月給予800元的補助。可鎮上的年輕人根本不稀罕這800元工資。有個好笑的事實可以說明這一點:高臘梅的老伴鐘海仙先后以發工資的形式收了兩個徒弟,想讓這門古老的藝術后繼有人。可是,兩個徒弟很快就打清了算盤,兩個多月后,就悄悄卷起行李去附近的煤礦當挖煤工去了。
鐘海仙和老伴做了一輩子年畫,作為灘頭年畫舉足輕重的繼承人,當然不能說撂就撂。徒弟跑了,老夫妻又繼續做起了搭檔,用自己獨特的圖畫語言在粗糙的土紙上默默講述那些古老的故事,老鼠娶親、 麒麟送子、桃園結義、三英戰呂布……
澳洲幸运快乐8计划 黔江区| 柳河县| 凌海市| 乐安县| 南投县| 万山特区| 西昌市| 灵山县| 宁晋县| 吉木乃县| 荃湾区| 东乡族自治县| 成武县| 白玉县| 岳阳县| 台北市| 巴林左旗| 兰坪| 多伦县| 独山县| 保康县| 江陵县| 大名县| 长海县| 南开区| 龙口市| 离岛区| 甘肃省| 滕州市| 资兴市| 峡江县| 突泉县| 嘉黎县| 丰顺县| 三门峡市| 三穗县| 衡南县| 威远县|